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喜欢到别人的博客里做客,也欢迎大家来此

 
 
 

日志

 
 

吃水饺  

2010-12-10 21:49: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饺是中国饭食中的最高级食品。自古至今均为中国人所喜爱。即使生活水平提高到今天这个程度,吃水饺仍是多数人所追求的,更何况上世纪的七十年代。

       记得那是生产队时期,口粮由生产队按人口分配。年人均口粮数很少,我家有六口人,自然分不了许多。分配数额最大的应该是地瓜(就是我们所说的红薯了)。

       分地瓜多数安排到晚上。白天刨一天,妇女们傍晚把地瓜集中到一块,下午收工时开始分配。家家户户都挑着担子等在那里。常常是分配还没开始天就已经黑了,大家须准备保险灯(即罩子灯)来照明。

       分地瓜是最气派的事。秤早已派人抬到了山上,另找人抬个大木头斗子,斗很大,盛装地瓜大概在二百多斤的样子。干活的把白天由妇女劳力捡拾并擦拭干净放到一起的地瓜从一头开始,捡拾到斗子里,再按自西向东或自东向西的方向挨家分配。事先得估摸这堆地瓜的数量,将估计数按全生产队人口平均,得出的数目再乘以每家的人口数,即是这次各家分瓜的数目了。现在想来,那时的会计应该不难当。但在当时会计却是生产队中最让人羡慕的行当:算帐、过秤,头高、头低都是会计一人说了算。虽然旁边也有“帮忙”的娃娃、妇女,甚至是干活的男劳力,但他们的“够了,够了”的吆喝声不如会计的“够了”声管用,他的一声吆喝最有分量,也特别揪这斗地瓜主人的心。因为头高头低得差一块小地瓜啊,这块小地瓜可是那年月一个成年人大半顿饭的口粮啊!

       地瓜分完了。各家将分得的地瓜装到荆条筐里,用扁担挑着,手提保险灯,沿着“之”字形的羊肠小路,小心翼翼的向山下走去,远远望去,灯火弯弯曲曲直通到天上。

      小麦是细粮,最珍贵。当时小麦产量低,最好的年份也只能人均分二十来斤的样子。平时面粉是舍不得吃的,还要照顾人情世事呢,顶多过节时擀点面汤解解馋。水饺只有大节才能吃得上,还得大人照顾孩子,大人当然吃不饱了。这大节一年没有几次:八月十五中秋节、春节、正月初五,这三个节日可以包水饺。名义上叫水饺,其实馅子也就是白菜或萝卜,剁成沫,切上点儿葱,滴几滴豆油,搅拌一下,便是美味了。不象现在这样精心调馅儿。

      有时,不是大节也包水饺。什么时候?清明节啊、十月一啊。这天要祭祖,不包不行。但包的数量很少,够“供养”(上坟的食物)就行。上坟得用四个茶碗,每个碗中四个水饺,十六个饺子也就够了。

      我是最愿意上坟的,不图别的,就图那十几个水饺子。上完坟,纸一烧,水饺便是我的了。走不上几十步,十六个水饺全部报销。有时水饺上爬上些蚂蚁,也不在乎,嘴里还嘟囔着:“你也跟我抢好吃的。”

      包水饺最有讲究,虽然馅儿不怎么好,但手工必须精。手须洗净,包出来的水饺还得好看,又耐水煮,不易破。若不小心下破了,不能说“破”,也不能说“烂”,而应说“下笑了”,或者说“下喜了”。这是吉利话,很讲究的,若在今天就没有那么多忌讳了。

      有时候,即使很细心,也难免有下破了的时候,因为小麦少,磨面时恨不得一斤小麦磨出二斤面粉来,面粉质量自然低,还能煮不坏。一旦煮坏了,父亲便非常不高兴,常常发很大的火,直气得母亲两眼泪汪汪的,哪里还吃得下饺子!唉,想想那个年代,是什么世道啊!真得感谢我们今天的领导人,是他们领导我们过上了好生活。水饺已不是稀罕物,而成了家常便饭了。

       直到今天,我还喜欢吃水饺,不为水饺的好吃,而为那吃水饺的团圆气氛!

  评论这张
 
阅读(1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