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西-岭-雪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喜欢到别人的博客里做客,也欢迎大家来此

 
 
 

日志

 
 

打猪食2  

2010-12-28 20:43: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上篇)记得有一年春天,出门便向孟卜西岭赶,天旱绿草少。走出去几里地还采不了半筐子。天已不早了,看来实在凑不满筐子,便不得不走走翻翻,好让猪草蓬松一些,样子看着多一点,免得回家挨数落。但往往是越翻数量越少。你想想,都半干了,它能不少?现在想来,也实在难为我们这些孩子们。更何况,孩子们本来就好玩,一玩起来就忘了干活,猪草自然采得少,挨数落、挨打那是常有的事。

       平常我们最爱采的是“泄涎愁”和“将将子”(即喇叭花),这些饲草一个是猪爱吃,再一个就是多,采起来不愁采不满筐子。这两种饲草最多的是孟卜里溜里,因那里坡场远,地种得差,杂草多。生产队长不喜欢,可我们喜欢。来这里打猪食,虽然山路走得远,但因为采得快,还常常能节省出玩得时间来,到地里捉捉迷藏啊、摔摔跤啊,真过瘾!

       那年月,整天在山上转,猪草打了不少,猪也养了好多头。虽然累,但母亲表扬一声就都把劳累忘掉了。至今在教学中我还推崇表扬法,确实管用,应感谢母亲!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